不知道是因为幻乐之城的丑,还是因为朱一龙,在开幕的之初露出牙齿的笑让我体会到很复杂的感觉,那笑容是解读不完全的,饱含了太多。
刚才心里又浮现了一幕,他把玫瑰花瓣放在花瓶一样大的酒杯里,一大杯的花瓣,玫红色,比真的红酒瑰丽,也虚幻,他端起来浅酌时,我不清楚,他尝到了什么,是否消愁,或者他知道杯里是玫瑰,根本不是酒。

难喝的几率大于50%

(原耽)你是俺的

吴家小子不让人省心,自小就以打抱不平为由四处打架,打远一看也看不出他这脾气,脸上没有坚毅的棱角,还是孩子的样,唯独与脾气相衬的是力气,他觉得如果有人给他个鼎,他就能一路扛回家去,可惜他从来没见过鼎。
“老卫,你见过鼎没有?”卫玄刚刚有困意,被一句“老卫”给吓醒了,“没见过,别嘚嘚。”
以前是食不言寝不语,现在入乡随俗,成了“别嘚嘚”或者“再嘚嘚,把你嘴缝了。”
吴元宝闭嘴了,等半夜了,反过来被老卫叫醒了,“干哈呀?”
“门口有一袋子金元宝。”
“我不在门口,我搁这呢。”
“看看,我是说金子。”
火折子上的火苗、金元宝的亮光晃得吴元宝刚睁开的眼睛又闭上了。
“肯定是那狗送的,上次是银子,半夜三更给他扔回宫了,这次要是金子,天快亮了,半夜再扔回去吧。”
因为“那狗”,镇上的、镇外面的都说他叔是妖怪,“狗皇帝”不正经,喜欢男的,喜欢谁不好?还特么连累他叔。他那个叔又不知道哪去了。都几年没见了,是死还是活呀?还是真成妖怪了?他自己也不知道。
“留点,治腿吧。”卫玄说。
“你想着这事啊,那就过几天给扔回去。”
“还钱的事不用你管。”卫玄比吴元宝大一岁,总欠着,自己也过意不去。
卫玄瘸了一条腿,在外人面前多亏轻功底子好,能掩饰住,其他时候就一跛一跛的。
对外,卫玄是吴元宝的表亲,从一个更穷的村子来的。
治病的大夫不在药铺里,在戊川街的书屋,那先生贪财得狠。
白大夫挽着有些碍事的宽袖口,数着金元宝,“这也不多,算了,我做做善事吧。”
“你真想做善事?”吴家小子交叠双臂,看着这个“大夫”,可信?
“不差你们这个,你是不知道我帮你叔叔防了多少明枪暗箭。”白大夫不怕自己亏钱,从别处再挣回来就可以了。
“我咋没听我叔说过?”
“他以前初到江湖就有灭门的事,那家背后的关系盘根错节,不少人都视他为眼中钉。”
“恶趣相投,传言你们恶趣相投。”
“你这小子有多恶心这事啊?他不过是孩子心性的人,我帮他的原因也不是志趣相投、狼狈为奸。”
恶趣相投,好酒色。克制的人好酒,洁净不染的人好色,这里外的矛盾两人,是连着一半血缘的,因为心里的芥蒂而故作不知。
这书屋的白先生好色好得张狂,只要是他中意的佳人,管那位是皇宫宠妃、深宅怨妇、大家闺秀、少年才俊、乱臣贼子还是什么更不可招惹的妖孽,遇到了,就躲不过对方傻乎乎地付出真心。
“诶!你摸他干嘛?”
“看看筋骨长好没有。”这话白大夫可是问心无愧的,他真的没看上这瘸腿的小哥,不过……“习武没有前途了,不如学毒蛊,除非你想一辈子窝在这穷地方。”
卫玄被话扎到了痛处,感觉自己只是个废物,腿不自觉地躲开了,正要说什么,未说的话被打断了。
“你自己考虑吧,考虑好了,再过来。”
江湖上虚妄的名门正派鄙夷用毒蛊、妖丹、驱尸、六道之外的异怪修行的人,妖魔鬼怪皆当诛,那些人若是被抓了,留全尸的尊严都没有,没不如不是人。
“我没本事,你嫌我在你家赖着不走吧?”卫玄好的腿折着坐着,缺的腿挨着床边虚踩着地。
“只要你不跟他学毒蛊就行,你就一直是俺哥。”
“你天资好,找个名门正派吧,你也不能一辈子都打铁啊。”
“等我叔回来吧,他当初托我照顾你。”
他那个异怪叔叔害卫玄残废,却把卫玄从鬼门关救回来,真不懂是何意。
“我知道……你若是恨他,就从我这找补吧,等老了,让我背你走路也行。”
“找补……你能给我找个媳妇?我一个瘸子,谁能嫁给我?”
“女人没力气背你走路……”
“我能走路,老了可以拄拐,媳妇不一样,媳妇能陪着睡觉。”他没说“共结连理、琴瑟和鸣”这小子听不懂的话。
“不也是躺在一张床上?”当初怕受重伤的卫玄半夜死掉,就躺他旁边,整晚看着,有时还摸摸鼻子,怕没气了,还感慨卫玄是不是有点西域血统,那么白,那么精致。“我不会给你找媳妇。”
屋子里灯火黯淡,卫玄半低着头想不出来怎么和这傻孩子解释,又怕说得太过吓到他。
“没亲过不一样。”
卫玄话刚说出口,嘴就被对面的傻小子拿手碰了一下。
“不是这样。”卫玄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,在看到忽然被压在身下的人脸变得通红,只觉得自己好像丢魂了,这孩子肯定会觉得作呕的,毕竟一向讨厌那种人。
“你想亲我?”
“不回答就是承认了吧?”
卫玄想躲开已经来不及,这傻小子力气大,一条胳膊压着他的背,手还摁着他的头,吻了一下唇,又像要吃了他一样,含着唇亲,牙齿又碰到一起,蹭出了血腥味,血被舔下去了,嘴里的涎丝又被牵了出来,明明压在上面,被强制的人却是自己。
还有些良心吧,挣扎着摔在地上,忍着压到伤腿的痛,站起来,低声道:“再有这事,你就别活了。”
“不会再有了。”吴家小子感觉自己好像掉进了冬天的河里,整个身体,整颗心都要僵死了。“你是俺哥,没别的。”
光阴荏苒,一个穷小子到山上拜师,那山上的师父问他到底有何毅力能不远万里前来。“听说镇上以前有个铁匠来此习武,我来看看那位前辈还在不在这,问问他这天底下的路有多远。”
“很远,有时用尽毕生也走不到。”

〈树洞〉关于厌倦、期待、辛苦、无助……大家可评论下回复,把这帖子当树洞

无聊的 荒谬的 体无完肤的 ……都可以说……这可以是关于抑郁、不如意、厌世的……也可以是关于自舔伤口自愈的……评论里写流水账也行,不是什么人物,写写证明自己的存在

网易云上有朱一龙 为你读诗 的视频剪辑了

想在霍去病传里截白宇的图有点难,看了两集预告 ,黑宇了(警告:第三张很狰狞很匈奴)

随笔

对厌世的人来说,最大的世俗的成功就是忍耐。这种成功对于其他人来说不值一提。厌世的人对于其他人的积极也不屑一顾。

别人和男的谈恋爱或和女的谈恋爱,我和我自个谈恋爱。😶这很节约,不需要准备礼物,不需要约会,不需要表白,更不需要费钱。

冷笑话●影视

(一)
外国用来自中国的题材拍剧,
是个占票房的好方法,
也是输出文化的好机会。
(二)
不能拍鬼片,
义务教育没做到位,
有人还相信有鬼。
〈比如小倩不能是鬼,只能是犬类——狐〉
(三)
西游记会被翻拍无数次,
即便到未来,
也拍不出它为什么是名著。